案例精选
< onmouseover=this.scrollDelay=600 onmouseout=this.scrollDelay=90 scrollAmount=2 class="txt3" direction=up width="100%" height=120>
· 一个劳动者不能有双重的劳动关系吗 ..
· 为清白而战!
· 周涛贩卖毒品案辩护纪实
· 我国首例遇难“驴友”家属状告“驴 ..
· 黄九华 符立邵代理轰动全国的捐赠 ..
· 性贿赂是否构成犯罪
· 性贿赂是否构成犯罪
· 不小心碰到高压线被击伤致残,获7 ..
 站内搜索:
关 键 字:
搜索范围:
联系我们
地址:广西南宁市五象大道399号龙光国际2号楼29楼全层
邮编:530028
邮箱:gxgh5516950@163.com
电话:0771-5516950、5516951、5516952
传真:0771-3196911
保姆自称不堪性骚扰砍伤八旬雇主
2011年2月11日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11年02月11日13:26  法制晚报 官方微博
被告人阿芳表示认罪 摄/记者 曹博远 被告人阿芳表示认罪 摄/记者 曹博远

  中年保姆阿芳自称不堪忍受84岁雇主王磊的性骚扰,她先是吞下30多片安眠药,然后持刀砍向王磊欲与其“同归于尽”。

  经鉴定,阿芳患有癔症,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今天上午,被控涉嫌故意杀人罪的阿芳在房山法院受审。

  今日现场

  老人家属否认骚扰保姆

  10点,王磊老人的儿子、女儿和孙子走进法庭,3人当庭提出了6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。

  “我跟爷爷住在一起,我爷爷从来没有骚扰过阿芳。”老人的孙子王峰说,2010年7月21日他下班回到家后又出门和朋友吃饭去了。

  晚上12点回到家,看见爷爷躺在屋里的地上,满身都是血。“我跑过去问爷爷是怎么回事,爷爷说是被保姆砍了。”王峰说。

  王磊的女儿也称父亲没骚扰过保姆,她还表示父亲非常健谈,以前的小保姆一直照顾很好,因为老家要盖房才走的。“我们通过中介找到阿芳,管吃管住一个月的工资1200元。阿芳平时很正常,看不出精神有问题。”

  “我父亲有前列腺炎,平时5分钟就要去一趟厕所,但他绝不会成心将屎尿拉在裤子里,是阿芳自己想多了。”王磊的女儿说。

  据悉,老人伤好后出院了,但还是在2010年9月因肺癌病逝。“我父亲直到死都在问,为什么阿芳要砍他,我们不认可公安机关作出的精神病鉴定,阿芳没有病。”老人的女儿说。

  随后,检察官出示的两份证据显示,老人的女儿曾说阿芳告诉她老人说话脏,自己劝过老人不要这样;老人的孙子也曾在公安机关作证,阿芳曾说过老人骚扰她,当时自己替老人道过歉。

  保姆愿意赔钱希望获轻判

  上午受审时,阿芳一直扭头看着旁听席,她的儿子小龙没有来听审。当阿芳看到王磊的家人时,便低下头。

  “我认罪。”听完公诉人宣读起诉书,阿芳一字一顿地说。

  “你愿意赔钱吗?”法官问,“愿意。”想了一分钟,阿芳抬起头叹了口气轻声说:“我赔不起,但是可以让我儿子帮我。”顿了一下又说,“我儿子钱也不多,只能赔一点点。”

  在最后陈述阶段,阿芳提高了声音说:“我对不起老人,给他家人赔不是了。”然后话锋一转:“我也不容易,希望法官能够轻判。”边说边用手擦了一下眼泪。该案未当庭宣判。

  保姆自述

  工作半个月竟被要求摸手

  检方记录显示,今年46岁的阿芳是辽宁锦州市郊区的农民,小学毕业后在家务农。到了婚嫁年龄后,经人介绍,阿芳成了家,并生下了儿子小龙。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,阿芳与丈夫离婚后,一个人带着儿子艰难度日。

  从2005年开始阿芳外出打工,没有什么文化的她当起了保姆。2010年3月,阿芳经人介绍来到王磊家中当保姆。

  据阿芳说,刚到王磊家半个月,有一天王磊突然对她说:“阿芳啊,大叔摸摸你手行不?”“他的年龄和我父母一样,摸摸手有什么呀。”于是阿芳就让王磊摸了摸。

  阿芳说,谁知半个月后,王磊突然要求和她发生关系。她严词拒绝,并表示如果再听到这样的话就辞职。

  雇主随意拉尿不堪受折磨

  从2010年6月开始,阿芳发现王磊得“病”了。平日可以自己上厕所的王磊突然大小便失禁,“刚清洗干净,换上新衣裤,没过多会儿,又尿在裤子里了。”阿芳只得再次给王磊换上干净的衣裤。

  在向检方的供述中,阿芳提到,2010年7月,这种情况变本加厉,不仅是白天,就连晚上王磊也会让她给换衣服。特别是案发前一个多星期,“他白天、黑夜都往裤子里拉尿,我老得给洗换,白天休息不了,晚上也睡不成觉。”阿芳开始失眠,没有办法,她开始吃安眠药。

  “我太累了,身体累,心里烦,于是开始胡思乱想。”阿芳说,自己多次想到自杀,“我恨他,想在死前把老头子也弄死。”2010年7月21日,她决定动手。

  连线家人

  儿子打70多个电话阻止母亲自杀

  “我妈命挺苦的,一个人把我拉扯大。”昨天下午,记者电话采访了阿芳的儿子小龙。刚一提到母亲,19岁的小龙在电话的那一头哽咽起来,沉默了约2分钟,小龙才开口说话。

  小龙说自己不到10岁,父母就离了婚。在农村,女人拉扯着一个孩子的日子很艰难。

  2000年的时候,家人发现阿芳精神不太正常,老是嚷嚷着要自杀,甚至还割过脉。到医院检查后,阿芳被确诊为抑郁症,吃药治疗后,病好了。

  “事发当天,我要是能打通她的电话,悲剧可能不会发生。”小龙哭着说自己很自责。

  2010年7月21日晚上8点左右,身在老家的小龙先是接到母亲的电话:“她在电话里大声嚷嚷说自己不想活了,一个劲地吵着说要寻死。我问为什么,她不说。但她说自己吃了30多片安眠药,让我好好活着,还把银行卡的密码告诉我了,然后就挂了电话。”

  小龙很害怕,于是赶紧回拨电话。“打通后,一听是我,我妈就给挂了。我连着打了70多个电话,一直没人接。”小龙一夜没睡。转天,姥姥给小龙打来电话,说母亲出事了,小龙连忙坐火车,23日到北京后才见到了正在医院抢救的母亲,得知母亲吃药后砍了雇主王磊5刀。

  经过4天的抢救,阿芳和王磊都醒了过来。

  ●延伸采访

  健康证只管“身体”不管“精神”

  此案中值得一提的是,阿芳是通过某家政公司来到王家当保姆的。针对保姆精神方面的疾病,家政公司是否有责任检查和甄别呢?

  今天上午,记者拨打了介绍阿芳去当保姆的家政公司的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随即,记者分别拨打了另外两家家政公司的电话。这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称,他们向雇主推荐的保姆都经过岗位培训,取得职业资格证书,都有健康证。

  他们向记者介绍,因为保姆进入雇主家的主要工作是伺候病人、带孩子、做饭等,所以健康很重要。不过,保姆的健康检查主要集中在有无传染病方面,至于精神是否有疾病,检查不包括这方面。

  他们说,只要保姆经过岗位培训,有上岗资格证、健康证,就是一个合格保姆。至于保姆精神是否有问题,他们就很难把关了,“保姆因为精神方面有问题,从而惹了麻烦,后果应该由保姆自己承担,与家政公司无关。”

  ●案件简述

  检方指控,阿芳自2010年3月开始,在王磊家当保姆。其间,王磊曾多次言语骚扰阿芳。

  2010年7月21日晚8时许,阿芳在服用大量安眠药后欲杀死王磊,她持菜刀向王磊砍了5刀。此后因药性发作,阿芳回到自己屋中昏迷在床上。经鉴定,王磊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。阿芳于2010年7月28日归案。

  经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司法鉴定中心鉴定,阿芳为癔症,实施违法行为处于焦虑抑郁状态,辨认和控制能力较弱,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

  检方认为阿芳的行为恶劣,后果严重,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(文中当事人为化名)

  文/记者洪雪秦胜利

 
相关内容
> 男子为尽快继承房产雇凶将祖母推下楼梯
> 男子因盗窃1台笔记本电脑潜逃1年多
> 盗窃团伙得手后发彩信给客户确认
 友情链接:天行通  点睛网  广西律师协会 
广西广合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桂ICP备11004116号-1
地址:广西南宁市五象大道399号龙光国际2号楼29楼全层 邮编:530028    邮箱:gxgh5516950@163.com   电话:0771-5516950、5516951、5516952 传真:0771-3196911